风俗监督员:“探照灯”下的哨兵

  风俗监督员:“探照灯”下的哨兵

风尚监督员:“探照灯”下的哨兵

风尚监督员:“探照灯”下的哨兵

  ②

  情面与法理——

  “就是要倡导清清新爽的同志关系”

  看入手里的20元钱,新兵黄志斌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30分钟前,他经过手机微信在军营超市支付了20元钱,那刚好是10根雪糕的钱。“亲自下连没多久,买些雪糕和同班战友一齐分享,没啥不好吧?”黄志斌当时想得有点简单。

  此时,雪糕已发给班里的一切人。唯独到了班长尹超这里,不仅非要把雪糕钱给他,还认真地对他说:“战友间的关系应该清清新爽,心绪和精神要多放在培训上。”

  这让黄志斌有些难堪。晚点名时,班长就这件事还专门进行了强调,并央求“新兵不准许给老兵买东西,老兵不准许接收新兵的所有奉送”。

  “咱们在监督别人的同时,也要监督好亲自。”对这件事,作为连队风俗监督员的尹超有亲自的看法:几根雪糕纵然不值钱,但“吃人家的嘴软”,轻易消逝处事不公的状况。因此最好的方式,就是压根不接收这么的奉送。

  事务虽小,但黄志斌在敬仰的同时还是依稀以为,自此后来亲自和班长之间如同多了一道说不清的“隔阂”。

  同样,作为连队风俗监督员的吕胜辉也遇到过相似状况。

  一次培训的间隙,战士杨宏就手拿出一包香烟,每人一根递给周围的老班长们。

  吕胜辉见状,当即上前禁止杨宏发烟的行径。不仅如此,他还悠扬地提醒接过烟的老班长:“责任兵每月的津贴费很低,长此以往,他们很难存下钱,而且战友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低级。”

  话虽有理,但还是遭到一点儿战友的白眼和吐槽:“一个愿发、一个愿抽,战友之间发根烟增进增进感情怎样了?”

  对此,吕胜辉也有些无奈,风俗监督要是讲感情,则轻易消逝执纪不严,反之又会被人说尖刻不近情面。“怎样把握这个‘度’,确凿挺难的。”吕胜辉感慨地说。

  事例上,相似这么的状况不在少数。针对家属来队交纳伙食费这件事,少数官兵也有不同的看法。“按照规定,家属来队应当交纳伙食费。”营里的风俗监督员、排长李航说,但有时一点儿官兵的家属大老远赶来,就待几天,还要专门监督他们是否交纳伙食费,是不是显得有些不近情面?

  “表现官兵友好、战友谊深的措施有很多。人际来往必要慎小慎初,咱们就是要倡导清清新爽的同志关系。”某旅纪委书记祁永东说,像这么的“小事”“小节”,可以按照有无目标或者工作和生涯来区分,要是目标不纯影响风俗就应该勉强制止。纯正基层风俗,就是要抓细抓小,让“探照灯”照到作风建设的角角落落,这是每名基层风俗监督员的“必修课”。

  下级与上级——

  “批判和自我批判的武器,对上级也要敢用”

  “嘀!”某旅副政治教诲员党存辉对着墙壁上的收款码扫了一下,手机屏幕马上卖弄出收款方的名字。

  对照门面房上的牌子,党存辉发现了蹊跷:店名不一致,牌子也是新的,应该是不久前刚换过的。经过和军需营房科助理员结合调查,发现这个供货商是为了中标的“皮包公司”,马上将其淘汰出局。

  自从被聘为集团军基层风俗监督员后,党存辉开端加入旅里的风俗监督工作。由于可以列席旅党委常委会,又有监督常委们的资历,一不警戒被战友们调侃,叫他为“党常委”。

  列席旅党委常委会,这在战友们的眼里是“好利害”,可党存辉并不这么认为:“下级监督上级,真是拉不下脸来。虽然上级多次强调‘有什么状况都可以直接反应’,但就是感到放不开手脚。”

  党存辉发愁,刚下连不久的排长魏一航也是心里打鼓。

  由于是战士提干,有过基层经验,又在机关帮过忙,魏一航因而被聘为营里的风俗监督员。上岗没多久,他就发现一个课题:家属来队的时间,教诲员叫文书在饭前的正课空儿去食堂协助打饭。这属于规定明白的“违规占用兵员”课题。

  “说,还是不说?”魏一航犯起了难,毕竟教诲员是亲自的上级,说了后来咋面临教诲员?不说职责上又过不去。

  “下级怎样样监督上级”的课题困扰着党存辉和魏一航,也困扰着其余基层风俗监督员。职级不高义务不小,第76集团军明白的基层“微腐败”和不正之风等9个方面58个课题,都在基层风俗监督员监督之列,但不少课题避不开比亲自职务高的上级。

本报谈论:

  怎样处理这个课题?“下级对上级的监督往往是较为困顿的,作为基层风俗监督员,批判上级拉下脸确凿不轻易。”该旅纪委书记边庆军分析认为,批判和自我批判的武器,对上级也要敢用。基层风俗监督员要擅长使用方略法规来展开工作,讲清道理让上级意识到课题所在,这么往往更利于沟通交换。对于严重的课题,必要讲原则适时上报纪检部门。同时,上级也要习气接收群众监督,听取官兵的见地要求,这么就能避免犯错误或者少犯错误。

  行家与外行——

  “不懂方略法规,就失去了监督的发言权”

  夜色已深,纪检监察科的办公室仍旧亮着灯。

  桌子上的一份文献,已被李晓阳来历翻了好几遍。这是前几天上级刚下发的《工程建设纪检监察应注意把握的主要环节》。

  他不断回想,监督眼下的这个工程时是否有脱漏的环节。

  几个月前,旅里决议重建旅史馆。作为纪检监察科干事,李晓阳担负了整体工程的监督任意。在招标、考查、竞标、评标等一系列过程中,李晓阳全程跟踪监督,确保没有违规违纪课题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他也遇到一点儿烦闷。

  “我能确保流程的规范,也能有效防范‘围标’‘串标’的课题,但在工程资料审查时会以为有些束手无策。”李晓阳无奈地说,亲逍遥工程建设上没受过专门的训练,遇到相似工程预算书中这种专业性较为强的数据材料,很多看不懂。

  来纪检监察科不到一年,王可山也有同样的经验。去年旅里年终考校,新大纲宣告不久,考校课目、标准更加细密。为了严把考校标准,他每天去监督都随身带着新大纲。

  “边翻大纲边监督,官兵一看就知道你是个‘门外汉’。”说起这个,王可山觉得较为难堪,有时发现了课题,官兵也会提出质疑,而且遇到一点儿专业课题心里就更加没底。

  放眼更多部队,各单位的纪检干部和基层风俗监督员或多或少都有这么的感受。毕竟,新体制下的纪检监察工作开展的空儿并不长——

  2015年11月,中央军委革新工作会议召开;翌年5月,军委纪委托驻纪检组正式进驻军委机关部门和战区;不久后,军兵种、武警部队、战区军种纪委也完结实体化编设……随着军队“脖子以下”革新开端后,军队纪检监察火线逐步向基层延长。

  这两年,随着执纪监督工作的渐渐深刻,旅级单位纪检监察科在不断完美监督工作。“不懂方略法规,就失去了监督的发言权。既然代表组织履行监督,快要当‘迷惑人’、说‘行家话’。”旅纪委书记边庆军说,上级下发的相干资料和本级业务部门的规章制度都很多,纪检监察科要加强学习,才能更多地理解各个领域的制度规范,更好地展开纪检监督工作。

  除了纪检干部要避免看不懂、搞不清的“外行监督行家”现象,基层风俗监督员也是如此。据笔者理解,该旅下一步还将每半年组织一次基层风俗监督员集中训练,安排财务、军需营房、人力资源等业务科室进行法规授课,采纳难题会诊、案例分析等情势,帮忙基层风俗监督员尽快吃透法规制度。

  事后与事前——

  “这么的‘婆婆嘴’越多越好”

  “总有几个拖后腿的,连队名次老上不去,让人焦急啊!”“从其余连借几个尖子过来调动一下,这么咱们确定能拿第一!”……培训间隙,某旅二营火力连的几名战士围坐在一齐,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连队即将加入的整建制5公里越野考校。

  听到这些讨论,连队风俗监督员谢磊插了话:“这种比武考校‘凑尖子’的作法,属于上级明令制止的不实训风,千万不能干!”这番话,让刚才的几名战士不好心思地低下了头。

  像这么的状况,谢磊遇到过不少,战友的一点儿错误念头就被他这么晓之以理地“扼杀在摇篮里”了。久而久之,官兵称他为“婆婆嘴”。

  由于这张“婆婆嘴”,谢磊曾“触犯过人”,但他一贯觉得很有意义。这次被旅里正式聘请后,他更增长了几分义务感。

  “这么的‘婆婆嘴’越多越好。当个‘婆婆嘴’多提醒,给连队战友事前多讲讲具体的方略法规,可防‘亡羊’了再‘补牢’。”谢磊说,当基层风俗监督员就是要帮忙战友少犯错误,或者适时禁止课题苗头铸成大错。

  现在,军、旅、营、连四级的基层风俗监督员全体持证上岗,发现课题苗头随时提醒、实时监督,自动靠上去当好方略宣讲员、上下联络员、风俗督导员,,这么的“多重角色”越来越融入到他们日常的工作生涯中,而基层官兵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来自身边战友的常态化风俗监督。

本报谈论:

  从刚开端不被糊涂到如今形成常态,从上岗之初畏首畏尾到如今勇敢担当……基层官兵越来越糊涂和支撑基层风俗监督员,并自动参与到风俗监督的行列中。同时,各级领袖也更加看重对基层风俗监督员的奖惩考评,激励他们主举动为,“把课题苗头第一空儿消亡在萌芽情态”的监督理念更加深刻人心,群策群力“刹歪风、树正气”的气氛日益浓郁。

  今年4月中旬,该集团军某旅组织为期4天的创破纪录比武竞赛,30余个比武课目评判过程全程录像,基层风俗监督员全程加入。

  导弹测试专业课目比武中,1名参赛队员在用力矩扳手测力矩中存在微细误差,考官并未严峻依规扣分,影响了比赛公平。担任该课目标风俗监督员、三营四级军士长鲁连江现场提出质疑。考评组马上调阅比赛录像、集中进行评议,一样认定这一评判成果有误,应该扣分重新评判排名。考评组这种发现课题立行立改的务实作风,赢得参赛官兵的一样好评。

  图①:领取聘书的基层风俗监督员。

  李灰懿摄 

  图②:基层风俗监督员在连队反省工作。

上一篇:懂算法才能打“算法战”
下一篇:中国航天年度发射任意麇集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