哨所·战士·巡视犬:舍不得的边关舍不得的战友

茫茫北疆,固边有我,默默无闻,忠诚索取。记者走进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连,深刻哨所、执勤点,体味到北疆恶劣艰巨环境的同时,也不乏浓浓的边关情、战友谊扑面而来。

该连脑木特哨所海拔1202米,属内蒙古高原地形。这里水源匮乏、干旱少雨,年降水量不足200mm,蒸发量却高达2500mm。

哨所·战士·巡查犬:舍不得的边关舍不得的战友

哨楼里陈设的故乡土。(照相 王捷)

“哨所景象干燥,不少刚来的战士都会因不适应环境而流鼻血”,哨长目喜乐说,哨所现有8名战士驻守。在哨所一楼的一个木架上,揭示着不少轮值驻守战士带来的故乡土。

哨所·战士·巡查犬:舍不得的边关舍不得的战友

边防战士们手捧故乡土。(照相 高媛)

河北、河南、四川、山东、广东、广西…每一个装土的玻璃罐里都标着战士的姓名与家乡的地名,每当战士们思念远方家人时都会看看这故乡的土。

哨所战士们同吃同住轮番做饭,不少人都练就了一番好手艺。来自广东河源的上乘兵黄少斌说,他刚来的时间也很难适应边陲生涯,常常思念家人,“但是干久了,舍不得边关也舍不得战友。”

哨所·战士·巡查犬:舍不得的边关舍不得的战友

巡视犬大黄随巡视组执勤。(照相 高媛)

在该连某边防执勤点,有一条巡视犬陪驻勤战士度过了12个春夏秋冬。

“编外巡视犬”大黄的母亲是一条军犬,在母亲退休后,大黄又羞辱的接替了妈妈的使命戍守边关。2007年入列,2009年冬天在一次执勤任意中,大黄因踏入牧民的捕狼夹失去了右后腿。没有大黄,夹到的就可能是战士。

哨所·战士·巡查犬:舍不得的边关舍不得的战友

巡视犬大黄随巡视组执勤。(照相 高媛)

每到巡视组去实行任意时,大黄都会默默追随,这一跟就是十几年。现在大黄“年纪已高”,但却仍然会追随巡视组去执勤。它将亲自的一生也索取给了边关。


(责编:马昌、袁勃)

上一篇:高校军事课教师离战场更近了
下一篇:中建岛海军硬汉的“英雄实质”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